生物钟随想

记得老大曾经说过句话,程序员这种生物不把自己搞得很累,是不会早睡的。

近段时间以来,开年以来吧,这种晚睡的习惯一直陪伴着我。每天早上醒来,站在地铁里,坐在的士里,思绪可以说就像一潭死水,但这丝毫无法冲击一个睡不够的人的心灵。
我想是因为现在对自己的期许,从阳光灿烂活力四射,变成了只要跟代码无关的事,一般情况下我都可以用残余的逻辑思维立马归类归档,定量定性。从而觉得生活其实除了代码,其它的事情根本没办法让我感觉到恐慌,也许用恐慌这个词是不对的,觉得应该是除了代码,只要扶我起来试试,应该可以。其它的事,无论远忧还是近虑,此时此刻你都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。

这应该就是麻木的前兆,顶着年轻的脸庞,想着老成的事情,滋养着坏的习惯,过着看似忙碌有期待,却毫无新意顺从自己的生活。意志和原则开始淡出。

身边爱你的人关心你,但其实并没有办法很好的了解你走近你,这不是别人的过错,因为有时候沉默比莽撞更合理,说实话你自己也是喜欢这样的。

beanlam wechat
欢迎订阅我的个人公众号
壕无人性